您的位置:首页>云南广播>金色热线 相关专题

511期:云南省农业厅解答打造高原特色农业等问题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16日 19:19 作者: 来源:云南广播电视台

倾听百姓声音 接受群众监督

政策答疑解惑 构建和谐社会

政风行风民主评议监督栏目--云广金色热线

云广金色热线栏目由省纪委、省委宣传部、省监察厅、省政府纠风办主办,云南广播电视台承办。

李丹:密切联系群众

杨语:促进作风建设

李丹:大家好,欢迎关注金色热线。

云南省农业厅做客《金色热线》节目

杨语:今天金色热线上线单位是云南省农业厅,上线嘉宾是省农业厅党组书记、厅长王敏正,王厅长,您好!

王敏正:主持人好!大家好!我和同事正在金色热线直播间,欢迎大家就你们关心的农业、农村方面的问题拨打电话,我们会为您做出答复!

云南省农业厅党组书记、厅长 王敏正

李丹:现在我们的热线0871—96100已经开通了。同时可以通过微信公众平台“云南新闻广播”把您关于农村、农村经济、农业方面的问题反映过来,但是不要忘了,一定要把您的联系方式附上,我们会关注您的每一条留言

杨语:今天随同王厅长上线金色热线直播间的各位嘉宾还有:

省农业厅草山饲料处处长徐祖林

乡镇企业处处长陶祖盛

农产品质量监管处副处长王文惠

农业机械化管理处处长可斌

种植业处处长王阳

市场与经济信息处处长史琳

计划处副处长杨明

省农村经济经营管理站站长胡波

欢迎各位!

草山饲料处处长 徐祖林

李丹:全省各州市农业部门的负责同志也在同步收听我们今天的直播,也有可能参与到我们节目的联动中来,倾听群众的意见和建议,帮您解决实际的问题。云南网同步直播,并在金碧坊论坛开通了网友留言互动,云南网络广播电视台同步直播。

杨语:本期节目的主要内容将会刊登在云南日报、云南广播电视报上,云南电视台公共频道星期天的22点25分的电视媒体版的金色热线节目也将会播出相关的内容。

乡镇企业处处长 陶祖盛

杨语:现在我们来直接面对大家的问题,来接听一下温先生的电话。

温先生:你好!我想咨询一下王厅长土地确权的问题。我是昭通的。

王敏正:你具体说说是什么问题?

温先生:我妻子家的土地是在我岳父家那边,能不能确权?

农产品质量监管处副处长 王文惠

王敏正:这个问题非常复杂,最近国务院下发了一个关于三权分置的意见,对土地的集体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做了更加详细的、具体的规范,在确权的具体的细节方面,由于我们中国传统问题背景的不同,有些地方习俗不同,有的媳妇可以确权,有的媳妇嫁到对方去。这个具体的问题,今天你把问题提出来了,今天我们把这个问题交给省农业厅的农业经济经营管理站的站长胡波同志,让他跟你们地方取得联系,然后给您一个明确的答复。

温先生:我媳妇跟我隔了一个乡,离的也不远,土地是在她父母那边,老人家已经过世了。以前说是水库,那一年昭通政府你出一个文件,我们出一个文件,我们三个乡都不一样,我记得当初是91年还是92年,当时又重新调整了,就把我媳妇的土地就收上去了。后来又还给我们了,我们也一直在种着,但是现在就向问我媳妇的土地能不能确权?

农业机械化管理处处长 可斌

王敏正:因为具体的情况我们还要去的了解,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法律上的依据,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的第三十条有这么一句非常明确的话:承包期内,妇女结婚在新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的,发包方不得收回其原承包地;妇女离婚或者丧偶仍在原居住地生活或者不在原居住地生活,但在新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的,发包方不得收回其原承包地。这个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但是你把问题提过来,我们经管站的站长会帮你了解的。

温先生:我就是符合这个情况。

王敏正:你看一下《土地承包法》,找当地的工作人员,我也在昭通工作过,直接跟他们说,有问题直接和我联系。

温先生:我是老岳父、岳母过世了,都是我们几个姑爷处理好的,还有这个特殊情况。

种植业处处长 王阳

杨语:温先生,这个问题我们清楚了,刚才王厅长也说了,会有胡站长和您联系,您一方面拿着《土地承包法》到当地政府说一下,另外胡站长也会跟您主动联系。这个问题先说到这里!

温先生:谢谢王厅长。

王敏正:不客气。

李丹:说到农村的土地确权,这块听起来还是比较复杂,但是咱们有专门的法律法规,详细情况可以到网上查一下。当然有什么问题也可以直接拨打电话把您的问题提出来。

杨语:张先生,你好!

市场与经济信息处处长 史琳

张先生:你好,我是曲靖市沾益县的,我是一个盲人,我办了一个小微企业,主要是鸡和猪的养殖,我想问一下,有没有什么优惠政策能够帮到我?

王敏正:您这个问题非常具体,大的原则可以跟说一下。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央已经连续14年发布了1号文件,对农业、农村特别是我们农民补助的力度在逐年的加大,但是国家的补助都是有非常明确的政策,比如说粮食,每亩地补助60多块钱,光是这一项,云南得到的补助就有40多亿。结合云南的实际,像曲靖这样的地方,我们要重点扶持什么产业,在省委、省政府的统一要求和部署下,云南重点的打造高原特色、现代农业的十大产业。

李丹:就是说种这十大产业的话肯定会有补助。

计划处副处长 杨明

王敏正:也不一定,我们考虑重点地区有一些什么特点,它在品牌打造、在标准化制定、在规范化经营等等各个方面能够真正扮演好我们龙头企业的领军角色或者示范作用给予重点的支持。至于张先生提的这个问题我想请草饲处的处长徐祖林同志给一个回答。

徐祖林:张先生,您好!刚才您反映的问题,你具体的反映是养猪和鸡,这个是小微企业。国家也好、省上也好,没有普惠政策,不是说凡是养猪、养鸡就有补助,但是针对你这个问题,你记我一个电话,我是云南省农业厅草山饲料处徐祖林,电话是13888258588,我会督促沾益县畜牧兽医局的到你现场去看,能不能拿到补助,能不能拿到补贴。我可以在这里跟你说,补贴肯定会有,但是刚才我们厅长已经说了,生猪是十大产业之一,但是政策是到县,县扶持哪些对象都有标准、有范围,它不是普惠政策,你要达到标准才有补助。

省农村经济经营管理站站长 胡波

李丹:张先生,您之前跟县里问过吗?

张先生:没有。因为不方便。

徐祖林:好,你不方便我们会上门服务。

张先生:谢谢各位领导的关心!

李丹:像张先生这样的盲人朋友经常收听我们的广播,所以是我们很庞大的收听群体,当然我们也希望通过我们的节目能够帮助到更多需要我们帮助的朋友。

杨语:你好,尹先生!

尹先生:我是反馈一个事情,也是希望政府给予帮助。我们老家是在昆明寻甸县河口镇的一个自然村,那个地方第一是水源很少,第二,那个村只有几十户人家。这个地方前些年主要是以烤烟作为主要的经济作物,现在考验这两年政府限制,当地农民的收入也很少。我想咨询一下,政府对于这些地方能否引进一些新的项目,让这些地方的农民能够富起来?或者能够给予其他方面的支持,让农民能够富起来。

王敏正:云南的立地条件非常复杂,我们的海拔从76米到6700米,覆盖了从海南岛到黑龙江的七种气候类型都有。但是寻甸到底能种什么,你这个问题提的很好,包括在我到农业厅工作的这段时间,很多人也问我,特别是外地的投资商也在问我,我想种一个什么东西最好。现在寻甸你要让我马上答出来,你得告诉我几个问题,你那里的降雨量是多少?

尹先生:这个我不太了解。

王敏正:寻甸大概是1200毫米左右,可能会偏多一点,包括光照时间、你的土壤成分、土肥成分等等,我们现在正在制作云南数字地图,就是到这个地方适合种什么东西,因为我们农业部门建国以来就已经有了,经过了这么多年前辈们艰苦努力的工作,也积累了海量的数据,云南农业农村的大数据5+N的板块里面就包括了一张数字地图。对于你,你不能等数字地图出来再去查,我想请我们种植业处的处长王阳同志主动打电话来指导,他是种植业的各个领域,除了茶叶、花卉和中药材之外他是全覆盖。

杨语:我相信很多朋友都是这样的,家里种植不太好,都想种点什么,想得到政府的支持和指导,我们可以通过什么样的途径来事情支持呢?

王敏正:我们农业厅有专门的网站,在两个月之内,12316热线也会马上开通,关于农业农村方面所有的问题。

杨语:包括买什么农药,种什么都可以给予答复吗?

王敏正:都会有的。

李丹: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开通?

王敏正:5月底。

杨语:这个电话开通以后是24小时还是工作时间?

王敏正:现在第一步是通过网上,因为现在接电话,人员编制,还有专家团队,一般来讲他发过来以后,我们会分发到各处室和各个专家里面会给予反馈,这样会更全面一点。

杨语:微信平台上阿亮的朋友说,我在外省,但是跟朋友接触的时候,很多人一提到云南就会想到鲜花饼、茶叶、火腿,这几年云南的特色农产品做的太好了,驰名中外,所以就想借着他这个问题我们想问一下,王厅长我们去年在推介高原特色农产品方面我们是怎么做的?

王敏正:云南高原特色农产品现在是处于这么一个墙里开花墙外还不香的状态。很多人都听说过,但是没有吃过,有的听说过也想买,不知道在哪买,围绕着这么一个主题,我们现在加大云南农业产品与市场直接对接的渠道,一个是通过展会,大家也许都还记得去年11月的全国第十四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在云南,当时也成为了全国新闻的热点,这是建国以来在云南承办的最大规模、规格最高的一次展会。

杨语:效果怎么样?

王敏正:我给你报几个数字能够说明问题。在现场,现场实现贸易额达到了699亿,当时卖的农产品,昆明以外的州市几乎当天就卖空,剩下的都是样品,昆明、曲靖、玉溪就近可以补货的人卖到手软。

李丹:我还记得去年8月份也办过类似推介的。

王敏正:上海、北京每年都举办一次,社会反响非常强烈。每年的南博会都会设立高原特色农业馆,去年我们农业厅还分别去了印度尼西亚、文莱、马来西亚去推介我们的产品,这三个国家当时我们也签署了20多个合作项目。过去几年我们还打通了东北、新疆新渠道,那里对云南农产品的需求也非常的巨大,特别是冬天,大家可以想象,那里是冰天雪地。最近我去了一次北京的新发地批发市场,那里我得到一个信息我觉得也很振奋,新发地的董事长也是在全国农产品领域里很有影响的一个领军人物,他说,凡是北京找不到蔬菜的时候,我们想到的第一个就是往云南去,基本上都能找到,因为我们一年四季能够生产任何品种的农产品,蔬菜、水果、花卉等等。所以应该说去年成绩是比较大的,去年我们农产品的出口达到了44.7亿美元,首次成为了云南省的第一大类出口商品,占到了出口总额的38.7%,我们的水果去年出口了21亿美元,占到了全国的36.2%,当然居全国首位。去年我们招商引资,这些龙头企业非常重要,出口未来他们也是主力军。去年农业招商引资就达到了525.6亿元,增幅近50%,所以高原特色现代农业既是走出去,也是引进来,前景非常广阔。

李丹:在这里我还想问一下,我后来也了解了一些企业,有些企业就说了,现在比较愁的就是运输,流通成本太高,往往在运输的过程中他们更多愿意在当地去买,因为运输成本一加上去,价格当然就高了。

王敏正:这个问题由我们主管物流部门的同志来回答最好。但是我也可以回答两句,中国的物流成本几乎居于世界之冠,特别是对于云南这样的西南边疆地区,我们把产品卖到区域的中心城市路就很远,但是农业部门能做的,怎么样为降低成本做出努力,现在大家知道,有一个绿色通道,这个就是农业部门参与的,各个部门给予特殊支持的,凡是农产品,过路费全部免掉。物流成本下降,依然空间巨大,需要各级、各部门的共同努力,下一步能做的我们将鼓励的建一些冷链物流设施,这些设施是通过建立了设施以后,把附加价值提高了,错季节的去卖。物流成本是按照它的支出占商品总价值的比例来算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将让它的比例会得到进一步的降低。但是这里面还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做。

李丹:而且不仅仅是农业厅,还需要很多的部门来共同为物流成本降费。

王敏正:我们大力呼吁这个事,自己努力做,还大力的呼吁相关的部门在这个方面予以高度的重视。

李丹:金碧坊论坛上“一盏清茶”的朋友说,他说关于蔬菜滞销的消息,我们关于蔬菜的出口有很多数字的证明,大多数人认为,蔬菜是供大于求,但是之前通海县还有嵩明县蔬菜滞销的问题,他也提到运费的问题,因为包装的费用也比较高,外地市场蔬菜也增多,也导致蔬菜滞销,我们农业部门有哪些突出的举措,怎么来帮助云南的菜农们更好的把蔬菜种好、卖得好?

杨语:首先您分析一下,他说的原因对不对?到底原因是什么,我们怎么来做的?

王敏正:原因我做这么一个简要的分析,其实嵩明蔬菜滞销的消息我第一眼是在春城晚报上看到的,头版一大篇,我看到以后就马上跟种植业处、分管副厅长做了简单的会商,要找出原因来,其实我们心里是有数的。去年全国是暖冬,云南去年天气也不错,没有出现寒潮。这样的话,全国范围的油麦菜、意大利生菜、苦菜等等产量都上来了,所以这个讲穿了就是供求问题。其实我们要看到一个问题,中国在90年代的后期,农产品的短缺问题就已经基本的解决了,在这之前是短缺年代,生产什么卖什么。90年代之后就出现了基本供求平衡,局部会出现过剩的情况,所以这样的问题就出来了。当然还有一个因素,前一段时间,蔬菜的价格一直比较好,也刺激了农民盲目的在种。我当时还记得一个数据,嵩明县现代设施大棚面积已经达到了9.2万亩,蔬菜的种植面积有28万亩,年产量可以到56万吨左右,前一段时间涨价了以后,更多的农民就去种这个菜,卖不掉,就是供需问题。过去靠天吃饭主要是粮食,现在粮食问题解决了,蔬菜在供给问题上面也是非常充裕的,所以天气这个问题对农业的影响跟过去传统的意义又是不同的,我们过去认为天气不好就吃不饱,现在天气好了以后就出现丰产不丰收的问题,所以下一步政府部门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政府的角色我认为就是制定规划、实施标准、行业监管、公共服务,就像我刚才提到的数字地图,我们还要定期的发布各个类别的信息,让农民能够及早的掌握。所以这件事情,嵩明蔬菜滞销的问题出现,我就请几个处长到北京的新发地,当时想如果可能直接对接卖出去,那是最好的。

李丹:后来怎么样样?

王敏正:但是过去一看,全国各地的蔬菜都在那里了,现在安徽合肥的青菜、河南的大葱、湖北的黄心大白菜等等在那都严重的滞销。今年的1—3月,北京新发地蔬菜价格指数我去看了一下,是最近五年来价格最低的。

杨语:实际上是全国性的问题,农民得到这个信息要滞后一些,我们怎么把这块工作做好?比如做好天气预警,综合分析一下,这个产量要大范围增大了,要谨慎的种植了?

王敏正:对,所以下一步我们的目标是要通过农业的组织化程度的提高,这是非常本质化的东西,就是让龙头企业+合作社+种植大户+各个农户,让他在一个产业链上面有一个大龙头能够直接面对市场。这里有一个问题,从种子到盘子的整个系统工程,能够做到质量安全可追溯,品牌真正可信,当市场蔬菜供过于求,人家还认准云南的蔬菜,人总是要吃蔬菜的嘛,就是要买这个东西,这样成功的例子也很多。

李丹:我们在质量上下功夫,打造高端的。

王敏正:中高端甚至是中端的,无公害是我们最低标准,争取做到绿色、做到有机,适合不同群体的需求我们都要去满足它。所以这件事情出来以后,农业部门还是做了几方面的工作,比如做好现场引导,农业厅和昆明市的同志都到现场去了,了解了情况,告诉他们明年这么种恐怕不行了。第二我们通过农业信息网网站平台、微信共享也帮助在销售,包括很多农户卖了300多吨,也是我们农业部门的同志去发起的。三是我们积极介绍农户和企业开展对接营销,因为当时时间比较短,所以当时还卖了300多吨。

李丹:当时我们的媒体也会把自己的力量担当起来,帮助老百姓卖一些水果和蔬菜。但是我还是觉得全省的覆盖,把信息覆盖下去了,同时还有全国的覆盖,我们把网站的平台也能够做好了,那各位老百姓也就有更新鲜的蔬菜。

杨语:之前我们的记者针对大家关注的一些问题进行了一些采访。

李丹:这个采访主要说到我们云南的普洱茶,之前外交部王毅部长还提到,他说他最爱喝的就是普洱茶,他说喝普洱茶好呀,晚上不影响睡眠,我们怎么打造成金字招牌,让它走的更远,我们来听一下采访。

来自广西的张小姐这几天来云南旅游,回去的时候打算带些云南有名的特产普洱茶回去送给亲朋好友,在昆明的几个茶城转了一圈,张小姐却不知道这茶该怎么买了。

【录音】就发现茶叶的质量还有价格都是参差不齐的,有点不敢下手,我找不到这样一个标准,就只能听商家这么说,每一家都说他是正宗的,作为外地人我没有过多的研究这个,所以质量上的这些还是有一点担心。

昆明的卢先生是一个资深茶友,在他看来普洱茶在本地人群里并不是特别受欢迎,反而在外地名气比较大,对于市场上的混乱,他希望能有一个标准方便普通消费者选购。

【录音】普洱茶茶叶的市场水很深,作假、以次充好,什么样的茶是普洱?怎么样去划分?老百姓不知道。我觉得还是要大力的宣传品牌,保证质量。

龙润集团涉足普洱茶行业十二年,不仅目前是中国唯一一家上市的茶类企业,而且还作为北京奥运会和上海世博会特许茶生产商,旗下的普洱茶还曾被作为国礼赠予外宾。即便如此,在品牌化的发展过程中还是遇到了一些困难。龙润集团副董事长焦少良:

【录音】在推广当中仅凭企业的一家之力面对这么大的一个市场,力量是非常薄弱的。对整个普洱茶的推广任重而道远,这个也不仅仅是企业要做的事情,作为云南省相应的政府机关,如果能够把我们云南的这些东西整合起来一起,比如说云南省知名普洱茶品牌推荐这样一个具体形式亮相,公信力就高了,也会事半功倍。

云南省普洱茶协会作为我省的普洱茶行业组织,同时也是管理“普洱茶”证明商标和地理标志产品专用标识,但作为一个普通的社会团体并没有足够的权威性和话语权将这些商标推广给更多的普洱茶企业,形成一个统一的行业准入门槛和标准,这在很大程度上制约着普洱茶协会在专业领域上作用的发挥。董胜:

【录音】通过我们这么多年的推广,难度很大,就是因为协会,我认为公权还不够,公信力还要增加,权威性还要增强,我们不能强制让茶企去使用,是否要提请我们政府,在对商标管理上给予支持,通过我们申报,对行业里有一定规模的,我们给予他商标的使用,也是支持茶企,同时也是保证真正的金字招牌起到真正的作用。

杨语: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王敏正:普洱茶是个好东西,但是普洱茶行业的特性大家一定要看清楚,它是个充分竞争的行业。普洱茶学问有很大,我要告诉包括广西的这位朋友,普洱茶,我们的五官里面四官用的少,有一官千万不要用,就是耳朵,你看可以看汤色,喝的嘴巴、喉咙回甘,都用得上,唯一耳朵用不上了,,她恰恰搞错了,卖普洱茶用上了唯一用不上的五官,所以她会得不到准确的信息。下一步,云南省作为茶产业主管部门,我们一个基本点茶好还是不好是要通过两个渠道来评定的,一个是理化成分的评定,第二是感官审评,这都有一套成熟的方法,那么要求我们的茶企一定要严格的规范标准,要按照加工的标准,最低的标准就是2008的国标,这是我们的最低标准。我们同时鼓励行业,包括普洱茶协会、流通协会等等来制定行业标准,我们更鼓励企业制定企业自己的标准,作为政府、企业它的作用和作为也是不同的政府要做一个普洱茶方面的规范和标准。

李丹:我们虽然有2008年的国标了,是不是有身份证的东西?

王敏正:这个应该是企业做的,我们分成几个层次,一个是公共品牌要政府来打造,省委、省政府领导高度重视,现在正在全力的在推,我今天上午来金色热线之前,我开了一个会就是研究品牌的问题,就是研究茶和咖啡这两类品牌的问题,工作方案已经出来了,但是现在我们还帮助公共品牌,这是政府要做的。第二企业品牌,企业里面还要有产品的品牌,我们很多企业在品牌打造这个问题上,还需要下更大的功夫。

李丹: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王敏正:因为有一个微笑曲线,真正的产品要想得到快速的发展,利润是微笑的两头,前头是科研,尾头是销售,而加工,OEM这个环节是赚地板的利润。

李丹:所以各方也要共同的去研究一下,更深层次的东西,别想着怎么去卖,我们先把自身丰满了,把它做强大了,再想着怎么更好的去推介。

王敏正:政府要做得更好,企业也必须要做的更好,这个产业才会持续、健康、快速的发展。

杨语:你好,张先生!

张先生:我是丽江玉龙县的,我咨询一下,前几年农业综合直补,这个项目每年都给100多一点的补贴。但是在去年的时候一下子少了,只给了20块钱。所以我想咨询一下,是不是国家补贴的政策少了?

王敏正:正好我们种植业处的王阳处长在,他给你回答。

张先生:前段时间我们去咨询了,他们说要去咨询玉龙县,玉龙县农业局的人接待了我,我是环山镇这边的人,我去环山镇那边说,他们说这个是国家直拨的一下子就少了70%。

王阳:张先生,你好!我给你解释一下,您提的这个问题应该是我们省数百万种粮农户所关心的问题,我们讲粮食生产方面的补贴,原来是三项补贴,一个就是农资综合补贴,还有种粮补贴和粮种补贴。从去年开始,国家就把这三项并为两项,耕地地理保护支持补贴和粮食规模种植补贴,就是原来的三项并为现在的两项。现在兑现到所有农户手里面的就是耕地地理保护支持补贴,这一部分占了原来三项补贴总数的80%,有20%是作为规模种粮的补贴,主要是给种粮大户、种粮合作社和种粮企业,所以你说的补贴减少是政策性的减少是必然的。第二,我听你说你减少的幅度比较大,还有另外一个方面的原因,我估计,因为我们的补贴是按照各县、各州市上报的粮食播种面积下拨下去的,到具体的县估计播种的面积会浮动,有多有少,会不会你家种粮的面积有异常的波动,会带来对你补贴的减少,会不会有这方面的原因在里面?

张先生:但是他们跟我说这么一个回答,玉龙县环山镇白花村委会,前十年的时候他们的地都被征用了。

王阳:土地被征用的面积不再给补贴。

张先生:他们能不能享受补贴呢?他们说是平均的分了,就是这么说的。

王阳:因为你说的问题非常具体,每家每户都有具体的情况,我这里跟玉龙县农业局联系,让他们主动跟你联系,做好相关的对接工作。

张先生:但是我问了,我们种粮的又不给,他们不种地十多年了还能拿到。

李丹:我觉得县里面在相关信息上没有跟老百姓明确的去说,只是说就是减少了,为什么减少?哪几部分存在哪方面的问题,可能就是在政策的宣传上还有问题。

杨语:李先生你好!

李先生:我在大理州挖色镇,这里公路09年修的时候没有赔偿给我,我现在是养着羊和毛驴,羊和毛驴一直关在里面,他们一直没有帮我解决,请你们帮我反映一下。

徐祖林:你反映的问题,我想了解几件事:第一、你的羊和毛驴是关在你的住处还是单独的建设?

李先生:是他上面的公路把我的房子拆掉了,现在一下雨,雨水就淋到我的毛驴和羊了。

徐祖林:毛驴和羊是养在你的家边,不是你的家里面的房子?

李丹:你要反映的问题是水冲还是公路的问题?

李先生:修公路的房子把我房子压缩了。

徐祖林:你反映的问题我们清楚了,不是自然灾害,就是说你认为是受公路影响,把你的羊舍冲倒了?现在对于自然灾害也好,这些方面没有补助,但是我们会负责的和大理州、市农业局帮你了解清楚,你的情况是什么,会面对面的给你一个答复。

李丹:希望李先生之后手机保持畅通。在这里提醒大家,明天中午金色热线回音壁我们还会对您的问题进行梳理。包括金碧坊论坛家的守望者想反映的是楚雄九县农村土地闲置与浪费方面的问题,明天楚雄州农业局的同志也会给你答复。

杨语:还有微信平台上的问题由于时间的关系不能一一回复了,没有关系,我们在明天或者之后的几个工作日之内,云南省农业厅的工作人员会跟您主动联系,主动给您一个答复。

李丹:下周四上线的是玉溪市人民政府,上线时间是3月23日,期待您下周四的关注

杨语:感谢王厅长的到来,感谢各位嘉宾,感谢现场的各位工作人员!我们再会!

    相关专题:

编辑:杨韧洲

 |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云视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