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视听云南>新视野 相关专题

新视野(20170605):聚焦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会及缅甸彬龙会议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06日 18:00 作者: 来源:

主持人 曹暾:”您好。欢迎收看云南卫视《新视野》,首先进入一周热点观察榜,一起快速浏览入榜新闻。“

《中巴经济走廊能源项目迎来密集建设建成期》

1、中巴经济走廊首个大型能源项目萨希瓦尔燃煤电站1号机组日前投产发电,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这标志着中巴经济走廊能源项目将迎来密集建设、建成期。

《蒙内铁路通车 “中国制造”开启东非铁路新里程》

2、由中国公司承建的蒙巴萨至内罗毕标准轨铁路(蒙内铁路)日前建成通车。这条全长约472公里的铁路被称为肯尼亚的“世纪工程”,是肯尼亚百年以来最大的民生工程。

《11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中国文化中心》

3、我国一直致力于推动和倡导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文化合作,截至目前,中国已在11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了中国文化中心。

《 2017年 42国华商将聚昆参加东盟华商会》

4、15届东盟华商会将于6月9—13日在昆明举办。届时,将有来自42国有实力、有投资意向的华商参会。东盟华商会已连续成功举办了14届,累计签署正式合同和协议近100个。

《聚焦2017香格里拉对话会》

5、6月2号至4号,第16届香格里拉对话会在新加坡举办。本届对话会共有来自世界各地的22位部长级代表、12位国家军方领导人参加,同时吸引了来自39个国家的高级军官和学者参会,共同就亚太安全事务以及世界防务热点问题进行讨论。来看本台前方记者发回的报道: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何雷率中国代表团出席本次香格里拉对话会。何雷表示,中国始终走和平发展道路。亚太地区各国无论大小、强弱、贫富,一律平等,要和平共处,共同维护亚太地区安全。中方希望通过参加香格里拉对话会,进一步发展与各国防务部门和军队官员、学者的友好关系,促进合作、加深友谊。

何 雷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院长

“这次我率团参加香格里拉对话会,主要是加强与参会各个国家的防务部门,和军队的高官以及专家学者进行交流,重点阐释中国和平的外交政策,和防御性的国防政策,特别是我们要阐释习近平主席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的国际关系、新的亚洲安全观,提倡的共建、共享、共赢的安全制度,为破解国际关系当中的安全困境,维护世界和平、和地区和平(提供)新思路。

本次香会上,中国代表团成员分别围绕“亚太地区核威胁”、“安全合作新模式”、“新兴科技对国防的影响”和“避免海上冲突的实际措施”四个主题,系统阐释了中国的亚太安全理念:尽管面对诸多安全挑战,但中国始终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尽管军力不断增强,但中国始终主张以和平谈判的方式解决国际争端,反对诉诸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中国正在努力发展和改善与亚太地区各国的友好合作关系,提出并带头践行亚洲安全观,始终做国际和地区安全的维护者、建设者、贡献者。

一年一度的香格里拉对话会由英国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主办,2002年开始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饭店举行,是目前亚太地区安全对话机制中规模较大、层级较高的非官方安全论坛之一。

曹 暾:”有关本次香会,我们来连线国际问题专家杨希雨先生,听听他的解读。杨先生,我们注意到,和以往相比,在这次香格里拉对话会上,美国方面对中国的态度没有以前那么强硬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转变?“

杨希雨表面上是这届政府跟中国在安全问题上的矛盾,不像跟上届政府那么尖锐了,但是实际上的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就是特朗普政府目前正处于重新调整亚太战略的时期,就是要尽量缓解同中国在一些问题上的对抗,通过谋求合作继续维护美国的利益,这是美国目前一个真实考虑。显然特朗普他自己认为美国在实力相对下降的情况下,更应该采取一种既然打不败对手就应该尽量减少摩擦、增加合作,来维护利益、减少包袱。它其实是一个变量,会随着形势的变化或者美国国内外环境的影响,会发生一些波动,因此美中关系目前是处于相对的缓和阶段,但并不意味着今后永远是这么一个阶段。“

曹暾: ”在本届香会上,中国代表团是阐释了我们新的亚洲安全观,那么,这个新的亚洲安全观,我们怎么来理解?“杨希雨:”应该说这是一个中国在地区安全当中具有创意性的建树、贡献。中国讲的新的安全观它的核心是习主席倡导的共同安全,随着中国外交全面配合新的安全观的推进和落实,这样一种新的安全观越来越受到域内域外国家的重视和积极回应。但是新的安全观需要一个推进的过程也需要一个丰富和深化的过程。新的安全观所倡导的原则,有一些是国际法当中已经存在的,有一些是中国根据新的形势提出的一些新的原则和观念。这个有赖于中国同有关国家共同来把它确立为新的安全秩序里面的原则框架。“

曹暾: ”在本次香格里拉对话会的首场全体会议上,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发表了题为“美国和亚太安全”的演讲,演讲描述了特朗普政府对亚太安全态势的评估,并在此基础上力图勾勒美国亚太政策的图景。“

短片:美国:勾勒特朗普版“亚太拼图”

马蒂斯在谈及中国时着墨不少,并且重申了特朗普政府之前的表态,即“我们寻求同中国建立建设性的、结果导向的关系。”

詹姆斯•马蒂斯 美国国防部长

”作为全球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中美之间的竞争是不可避免的,但冲突却不是必然的,我们两国可以实现互利合作,我们也将与中国展开紧密合作,我们寻求和中国达成具有建设性并且注重结果的关系,我们相信美国能够从外交与经济两个层面与中国合作,让我们的关系不仅惠及两国,同时惠及地区和世界。“

但是,马蒂斯转而再度拿南海说事,竭力将美国塑造成所谓“航行自由”的“捍卫者”。对此,中方做出了回应。

何 雷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院长

”航行自由不能和抵近侦察划等号,在中国南海不存在航行自由的问题,用军机军舰到中国岛屿,邻近海域和上空进行递进侦查 进行军事活动,这个不属于航行自由的范畴。

刘 琳 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部亚非军事研究室副研究员

“过去的几年当中南海局势不断升温,这与美日的干涉和介入是有很大关系的,现在中国和东盟正在努力通过对话,使南海问题重新回到对话与合作的轨道上来,这就使得美日失去了干涉的理由,所以他们还会利用各种场合,来提到南海问题,提到仲裁案的问题 希望这个问题能继续发酵,从而为他们的介入提供一种理由。”

除了南海话题,马蒂斯的演讲中还具体到了“对台军售问题”,他表示,基于美国“与台湾关系法”,美国仍坚定致力于向提供台湾必要的防御军备,这是马蒂斯上任后,首次在公开场合谈及对台军售问题。对此,中方同样做出了回应。

何 雷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院长

“美国防长讲到了台湾问题,我认为在对台湾问题上 (美国)不能不能只提“与台湾关系法” 还要提三个联合公报,这样就全面了,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坚决反对 (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坚决反对任何以官方的名义与台湾接触发展关系,同时,我还注意到,马蒂斯防长讲道特朗普新政府没有改变一个中国的原则,这也是值得赞赏的”

曹 暾:“短片看完了,我们继续连线杨希雨先生。杨先生,我们注意到南海话题今年依旧是出现在了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南海话题的分量与以往相比有些弱化了,您分析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另外,又有分析认为,在南海问题上未来可能演变为美国的"独角戏",您怎么看这样的分析?”

杨希雨:"美国与中国在南海的矛盾今年确实比以往弱化,这里面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其实不是美国的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南海矛盾结构的变化,过去美国敢于或能够同中国在南海闹矛盾,而且闹得乌烟瘴气,其中一个最大的借力就是借助了南海的域内国家。比如说菲律宾甚至越南在同中国作对。但是今年中国同东盟有关国家在南海问题上的矛盾大大缓解,通过中国与东盟对话,这是因为中国所建议的关于解决南海问题的方针得到了东盟国家的积极回应。第二中国同美国之间就南海问题现在的美国政府同奥巴马政府也不一样,它关注的重点现在不在南海,而是在中东,在朝鲜半岛,还有在美俄关系方面。在这种矛盾四起的情况下,它的任务排序上南海目前没排在特朗普政府对外安全战略、地区战略的首位。如果说美国跟中国有这个矛盾之外,我们也不要忘了日本在南海活动越来越积极,其实它也介入南海以后,同中国也出现了一个矛盾,也就是说南海问题并没有成为一个独角戏。因此在以后的复杂南海博弈当中,我们不仅会看到美国在南海长期存在同中国的矛盾。而且日本由于它的搅局,它的地区战略也会同中国在南海出现越来越多矛盾。"

曹 暾:"杨先生,您如何评价美国防长马蒂斯履新以来在亚太地区的这次公开言论?他的演讲,是否勾勒出了特朗普的亚太新政。"杨希雨:"首先马蒂斯首次在亚太的一个重要的安全论坛的上亮相,这本身就引起了亚太内和亚太外各国的广泛注意。第一关注点就是,马蒂斯在这样一个亚太安全论坛上,会不会勾勒出新政府的亚太政策。我们都知道上一届美国政府亚太的安全战略很清楚,所谓的亚太再平衡。那么新总统上来以后,再也不提亚太再平衡了,也就是这个原来的战略没了。那么你的(特朗普)战略是什么?我们都知道在“香会”之前,特朗普政府倒是拿出了一个新的对朝鲜半岛的政策。而且给它贴了一个标签,叫作“最大化施压与接触”。也就是说特朗普政府对于朝鲜半岛的政策,大体的框架、轮廓,是已经给画出来了。那么人们就看这次马蒂斯的讲话,会不会把这个亚太政策的轮廓、框架画出来。那么通过他(马蒂斯 )的讲话,(评论)普遍认为这个讲话面面俱到,但是并没有把特朗普政府在亚太地区的地区战略这个框架给确立起来,更不要说把轮廓画得清楚。所以说这个讲话,可以看它的信息价值就在于:第一,特朗普政府依然重视亚太;第二,它(特朗普政府)重视的地区依然没有完成对亚太政策总体的框架规划和轮廓的清晰描述。那么原因是什么?首先就是因为特朗普政府自己的外交和国家安全团队到现在还没有搭齐,这个班子还没搭齐。而任何一个地区的总体战略规划和政策,都需要搭齐了班子以后,跨部门的协调评估之后才能推出来。那么另一个原因就是特朗普政府自己对亚太地区一个个重要国家的双边政策,依然处在重构和重新确立的时期。这就造成了在目前阶段,特朗普政府不光是国防部长,哪怕你国务卿来,也讲不清楚美国在总体的亚太安全战略是什么。"

短片:《缅甸彬龙会议:艰难中的前行》

曹暾: " 欢迎回来。缅甸第二届21世纪彬龙会议暨联邦和平大会5月24日在首都内必都开幕,这是缅甸最高规格的和平会议。中国外交部亚洲事务特使孙国祥应邀出席此次会议。而这次缅甸和平大会最大亮点也正是在中国的斡旋下,三家尚未签署协议的缅甸民族地方武装首次受邀参加了大会。这被认为是缅甸和平进程中一个非常积极信号。那么相比第一次的彬龙会议,这次彬龙会议会收获哪些成果,能不能从这次会议上看到缅甸结束长期武装冲突的曙光呢?“

冯 茵 记者现场

"这里是缅甸内比都,今天21世纪彬龙会议第二次会议在这里举行,昨天应缅甸政府的邀请,7家缅北的民地武组织将参加今天的彬龙会议,而他们之中有三家,果敢、若开、德昂是首次参加彬龙会议,也有分析人士认为,这次会议更具有争议性和挑战性。"

这次和平大会将就政治、安全、社会、经济和自然资源管理五个方面议题进行讨论。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在开幕式致辞中说,缅甸的全国停火协议可以视作一个可以接受的协议,但“我们的目标不是止步于停火阶段,而是通过政治对话取得永久和平”。她呼吁尚未签署全国停火协议的组织加入到这个大团体之内,并表示政府打开大门,努力展开政治对话。

就在第二届彬龙会议召开前的三天,缅北的三支民族地方武装果敢同盟军、德昂民族解放军和若开军与缅甸军队在部分地区还有军事冲突。这3支民地武组织没有收到参会邀请,而缅北的另外4家民地武组织表示,如果全部7家民地武组织不能一起参会, 那么他们将都不参加此次彬龙会议。为了促成这7支少数民族地方武装前来参加大会,政府、军方、民族地方武装各方都做出了积极的努力。相互协调共同协商,中方也根据缅方意愿提供了必要协助,积极劝和促谈。

5月23日,也就是彬龙会议召开头一天,佤联军、克钦独立组织、北掸邦军等7支民地武组织代表与正在缅甸访问的中国外交部亚洲事务特使孙国祥、中国驻缅甸大使洪亮举行会谈。

孙国祥 中国外交部亚洲事务特使

"和平是需要付出的,和平更需要妥协。"

代表们对中国政府为促使缅甸和平作出的努力表示感谢。最终经过中方的斡旋下,在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与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的磋商后,军方向果敢等3家民地武组织开了绿灯。这意味着缅甸当局将他们纳入到了和平进程的范畴之中。此次包括这三支民地武组织在内的佤联军、克钦独立组织、北掸邦军等7支民地武的参会也成为了本届彬龙会议的一大亮点,缅甸时报、环球星光报等缅甸当地媒体都对中国作出的积极努力进行了报道。

孙国祥 中国外交部亚洲事务特使

"应该说缅北的七支民地武能来到内比都,应邀参加第二次彬龙和平大会,这是有关各方共同努力的结果,在其中,我们中国只是发挥了一些建设性的作用,我们希望这是一个良好的开始,希望大家能够保持信心和耐心,为了最终实现缅甸的最终和平作出各自的努力。"

此次彬龙会议共有来自政府、军方、民族武装组织、议会、各政党、社会组织、观察员等各方代表约1400人出席会议,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指出了和平进程的三大目标,一是建设民主制联邦国家, 二是签署全国范围停火协议,三是目前正在实行的政治协商制度。

昂山素季 缅甸国务资政

“接下来的几天,会有激烈的讨论,意见交换,争议和困难的决议,这些都会遇到,这个会议会把我们希望的,和我们恐惧的都表达出来。我想告诉大家,我们要想尽办法要实现真正的稳固的和平。”

5月26日中午,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在自己家中分两批与缅北7家民族地方武装组织进行了闭门会面。这次会面被认为为缅甸和平进程释放了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

达邦腊 缅甸德昂民族解放军代表

“我们来到内比都参加21世纪彬龙会议,她以一个负责人的身份邀请我们,这次我们去见她,是因为她以一个负责人的身份邀请我们,我们就去了,双方负责人会面的机会未曾有过,但现在开始有机会。我们这次能够来这里是因为我们相信能够停止正在发生的战事。”

5月27号7家民地武组织离开内比都,他们在临走前表示不久的将来还会继续和政府展开会谈。而另一边一场艰难的谈判还在持续。

冯 茵 :“这里是内比都国际会议中心,本该在今天闭幕的彬龙会议由于各方在某些领域还未达成一致,所以临时决定推迟到明天闭幕,在过去几天的会议当中各方就政治、经济、安全等五个方面的领域展开了充分的讨论并形成议题,在我身后,缅甸和平对话联合委员会正在对这些议题进行讨论,应该说这是彬龙会议的最后一个环节,此次彬龙会议的成果还是非常值得我们期待的。”

因为在安全、政治等敏感领域各方意见不能统一,会议持续了两天,最后一天更是持续8小时之久。特别是在省邦是否享有退出联邦的权利议题上,各方争议较大。最终,除安全主题外,各方代表在其他四个主题共41项协议条款中就37项达成一致,其中政治12项、经济11项、社会4项和土地与自然环境10项。

昆欧嘎 第二届21世纪彬龙会议主席

“我和主席团宣布在联邦和平对话联合委员会表决的各项议题全部通过。”

5月29日的彬龙会议闭幕式上,各方就已达成的37项原则协议签署联邦协议文件。这份文件将成为最终版《联邦和平协议》的一部分。

昂山素季 缅甸国务资政

“通过这次政治对话,我们为下一代奠定了建立民主联邦制的基础,各民族所期待的联邦制已经开始勾画蓝图,第二点是我们学会了在分歧中如何取得共识。”

缅甸历史上的第一次彬龙会议于1947年2月在缅甸掸邦的彬龙镇召开,由昂山素季的父亲昂山将军主持,与会的缅族、掸族、克钦族和钦族领导人签署《彬龙协议》,同意建立统一的缅甸联邦,共同脱离英国的殖民统治。民盟领导的缅甸新政府2016年4月执政以来,昂山素季主导国内和平事务,她亲自担任联邦和平对话联合委员会主席,并提出举行一次类似于彬龙会议的民族大会,旨在实现永久和平、造福于民。于是第一届彬龙会议于于2016年8月31号至9月3号召开,会议决定每6个月召开一届,直到实现永久和平。


编辑/云南台 王素

云视新闻

    相关专题:

编辑:秦梦滨

 |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云视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