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视听云南>都市条形码 相关专题

致敬劳动者:极小种群野生植物卫士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03日 23:31 作者: 来源:云南网络广播电视台

被称为“植物王国”和“动物王国”的云南省是中国生物资源最为丰富的省份,同时也是野生生物物种受威胁最为严重的地区。很多科学工作者为拯救和保护物种做出了极大的努力。今天我们要介绍的这位劳动者,他的工作就是拯救保护极小种群的野生植物。

孙卫邦

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园研究所研究员,保护生物学领域优秀的科学家。带领研究团队对极小种群野生植物进行长期研究保护。对于植物园里人工栽培成活的这些野外濒危植物,他有着极深的感情。

2008年,植物园研究团队开展极小种群野生植物漾濞槭的人工繁育及迁地保护工作,在园内种下人工辅助授粉获得的漾濞槭种子。

漾濞槭

漾濞槭(Aceryangbiense)槭树科槭属植物,是世界上最稀有和濒危的物种之一。仅在云南省大理州漾濞县境内、苍山西坡一个有13户家庭的小山村附近发现残存的4株,其中有两株能开花结实,属中国极度濒危植物。

2015年,经过7年的精心管理和耐心等候,栽培于昆明植物园观叶观果区的漾濞槭迁地保育植株,迎来了第一次开花,这也是全世界第一株经过人工栽培的漾濞槭的首次开花。

今年雨水足,这株漾濞槭开的花也格外好,青黄色的花朵在昆明蓝天白云下沐浴着阳光,这是漾濞槭在昆明植物园迁地保护取得的初步成功。

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园研究所 孙卫邦:“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我们要把繁殖的后代返还到自然界里,在自然界里形成自己的种群,能够繁衍后代,最终这个物种在野外得到保护。”

极小种群野生植物,顾名思义就是在野外濒临高度灭绝风险的野生植物。目前发现在野外生存的漾濞槭不超过1000株。很多"极小种群野生植物"在生物演化史上处于十分重要的地位,有些种类的基因资源,如潜在的"绿色金矿",等待人类的发掘利用。

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科学家搞科学研究,很多时间是在宽敞明亮的实验室里,用着高精尖的仪器。可是孙卫邦说,他的工作大部分时间是在翻山越岭,涉水爬树。

孙卫邦说,大部分的时间他和他的团队都走在寻找的路上。为了找到一株濒危植物,进深山,穿越无人区,每每有所发现,都是如获至宝。

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园研究所 孙卫邦:“比如说,我们曾经又一次找华盖木,据说在云南省的某个地方有,我们找了两三天都没找到,非常的疲惫,非常的辛苦,第四天终于找到了这种植物。当时在野外只有几株。”

苦苦找寻,终于在野外找到了这种华盖木,可看到植株的生存状态,孙卫邦和研究团队感到既兴奋又难过。

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园研究所 孙卫邦:“我们想象中的华盖木是高大挺拔,很漂亮很潇洒的,但是我们看到的这株华盖木由于人为的破坏,栖息地也被破坏,华盖木的树体有很多被当地的老百姓用斧头砍过的痕迹。”

2013年2月,孙卫邦及其研究团队在保护生物学领域主流杂志上发表"中国保护极小种群野生植物"的论文。2013年5月,国家林业局,云南省林业厅和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共同编著的《云南省极小种群野生植物保护实践与探索》出版发行。

对极小种群野生植物的研究与保护越来越受到政府层面的重视,在国内外学术界也引起了广泛关注与重视。

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园研究所 孙卫邦:“一个人一辈子不可能做很多事情,对于我们植物学工作者,植物的保护和利用是我们重要的工作之一,我认为挽救了一种物种,对我来说是非常兴奋的事情,又挽救了生命,又为人类挽救了一种基因资源。”

记者:李捷 杨纪星

编辑:米凉瞎

    相关专题:

编辑:秦梦滨

 |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云视网保持中立